移动版

闰土股份上演'窃听风云':50亿并购内幕交易曝光 董事长亲属突击买入3000万

发布时间:2019-11-13 16:09    来源媒体:金融界

近日,随着裁判文书网一纸刑事判决书的公开,闰土股份(002440)(行情002440,诊股)高管亲属3年前的一起内幕交易浮出水面,涉案人员或与公司董事长阮静波、大股东张爱娟等属近亲关系,涉及交易金额逾3000万元。

事起50亿医药并购

故事起源于闰土股份2016年一起估值50亿但最终“流产”的医药类资产并购计划。

2016年10月24日,闰土股份发布“公司拟筹划购买医药类资产”的重大事项,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万邦德(行情002082,诊股)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估值50亿元。

此前的10月21日午后,公司股票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

根据《证券法》相关规定,上述事项属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6年8月27日至10月21日13时,内幕信息知情人共有12人,其中闰土股份董事长阮静波、财务总监周余成、董秘刘波平全程知悉,阮静波的丈夫茹某参与部分谈判,公司第一大股东张爱娟为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闰土股份创建于1986年,主营纺织染料、印染助剂和化工原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0年登陆深交所。2014年10月,闰土股份前董事长阮加根突然离世,27岁的阮静波“临危受命”,成为“A股最年轻的女董事长”, 阮加根之妻张爱娟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作为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闰土股份目前仍有44.79%股份掌握在包括张爱娟、阮静波在内的家族成员手中。

董事长、董秘、大股东或成“泄密者”

作为内幕消息知情人近亲属,茹振刚、张彩娟成为此次案件的主角,其中茹振刚一人操控4个账户买卖闰土股份,包括自己的融资融券股票账户,张彩娟交予其操作的“钱某”、“娄某”股票账户,以及“李某”融资融券账户,交易金额超2800万元。

闰土股份

具体来看,10月18日,茹振刚使用“娄某”账户买入11.24万股,金额为176.498万元;10月17日、18日使用“钱某”账户共买入38.99万股,金额612.13万元;10月18日、19日使用“茹振刚”账户共买入118.21万股,金额1860.71万元,并于10月21日全部卖出上述股票,卖出金额为1944.77万元。

10月21日,茹振刚又使用“李某”账户买入123.31万股,金额人民币2031.10万元。

多次“意外”听到闰土股份重组内幕消息的张彩娟则使用自己丈夫的姐姐章某账户进行操作,后者自2015年4月起由其控制。

2016年8月间,张彩娟在同亲戚朋友聚会和吃饭的过程中,获悉“闰土股份”正在找项目准备并购重组,于是从8月29日开始调集资金,利用“章某”股票账户频繁买入“闰土股份”股票,至10月19日共买入“闰土股份”14.71万股,合计金额为231.20万元。后于10月20日卖出2100股,卖出金额3.35万元。

10月20日下午,张彩娟又在其管理的闰土宾馆窃听到闰土股份公司董事长阮静波与董秘刘波平谈论关于公司即将停牌重组的内幕信息,随即于10月21日上午股票停牌前突击买入“闰土股份”3.48万股,并将该内幕信息告知其妯娌项某,后者于2016年10月21日上午突击买入“闰土股份”13.45万股。

数据显示,2016年10月17日至21日期间,闰土股份股价累计涨幅为6.4%,但从8月底算起仅涨了1.51%。

不过停牌2个月之后,闰土股份于2017年1月11日晚间宣布了这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流产”,公司股票次日( 1 月 12 日,星期四)开市起复牌。

闰土股份

复牌首日,闰土股份股价开盘一度跌停,最终收跌8.82%。

买入3000万赚的不如赔的多

经安徽证监局调查、深交所核算,在“闰土股份”股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茹振刚利用前述4个股票账户共计净买入闰土股份173.54万股,合计金额人民币2819.73万元,盈利116.09万元。

张彩娟利用“章某”股票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净买入17.98万股,合计金额人民币284.51万元,最终亏损4.73万元。

事实上,若将10月21日当天停牌前买入的股票计算在内,茹、张二人在复牌首日浮亏数额就已基本将前述盈利抵消。

今年7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茹振刚不服提出上诉,以自动投案、认罪态度较好等理由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10月,广东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决定以内幕交易罪,判处茹振刚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以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判处张彩娟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同时没收茹振刚违法所得人民币116.09万元上缴国库。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